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松祚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和副所长 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顾问委员会成员,研究委员会成员 相关链接: www.omfif.org 《环球财经》总编辑

网易考拉推荐
 
 

经济学的机械论和决定论   

2012-08-24 15:23: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学的机械论和决定论

--反思经济学哲学基础之二(原载《第一财经日报》《观澜集》)

 

经济科学背后的本体论、宇宙论、知识论和人生论,直接源于西方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17世纪欧洲兴起的科学大潮,彻底改变了西方世界的思维模式,改变了人类历史的演进方向。科学和技术的兴旺发达,不仅让欧洲拥有了征服物质世界的绝对优势,而且让欧洲拥有了征服精神世界的巨大优势。那些惊世骇俗的科学发现和发明创造,让全人类叹为观止。欧洲人凭借科学技术的神奇魔力,成功征服全世界。世界观和方法论的胜利或许更加彻底。西方崛起的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以摧枯拉朽之势、雷霆万钧之力,迅猛席卷全人类。一切社会科学和精神学问,包括宗教、哲学、历史、法律、伦理、心理学、社会学、经济学和所有一切学问,无不深受科学方法论的影响。科学思维对经济学哲学基础的影响尤其深远和全面。若要检讨主流西方经济学的成功和失败、优势和劣势,若要为经济学的未来开辟新的方向,我们首先需要总结西方的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才能理解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如何决定了经济学的基本性格。

 

西方科学世界观的核心就是决定论、机械论或命定论,此为西方学术界的共识。1979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非平衡热力学开拓者普里戈金和助手斯唐热出版名著《从混沌到有序---人与自然的新对话》,吹响了重新塑造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嘹亮号角。该书开篇就说:“我们对自然的看法正经历一个根本性的转变,即转向多重性、暂时性和复杂性。长期以来,西方科学被一种机械论的世界观统治着,按照这种观点,世界就像是一个庞大的自动机。”

 

《第三次浪潮》的作者托夫勒为《从混沌到有序》撰写长篇序言,很好地描述了西方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西方科学占统治地位的世界观或所谓方法,源自17世纪和18世纪的经典科学或牛顿体系。它们描绘出这样一个世界,其中每个事件都由初始条件决定,这些初始条件至少在原则上是可以精确给出的。在这样的世界中偶然性不起任何作用,在这样的世界中所有的细部聚到一起,就像在宇宙机器中的齿轮一样。这种世界观把拉普拉斯引向了他那著名的主张,只要给出充分的事实,我们不仅能够预言未来,甚至可以追溯过去。而且这个简单、均匀、机械式的宇宙不仅塑造了科学的发展,它还旁及其他许多领域。它影响了美国宪法的缔造者,使他们创造了一个统治用的机器,它的控制器和平衡轮象一个钟表的零件那样滴答摆动。当梅特涅为创造欧洲势力均衡体系而驰骋的时候,在他的行李袋中带着一部拉普拉斯的著作。”

 

决定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孕育出许多基本信念。我们将会看到,经济学和几乎所有社会科学命题,皆源自这些基本信念。

 

第一个基本信念:决定天地万物或宇宙演变的是自然定律(Natural Law),自然定律具有普适性和永恒性。西方科学的伟大奠基者们始终强调自然定律的普适性和永恒性,他们虔诚追求的科学理想,就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图式和普遍真理。

 

对普适和永恒自然定律的信念,激励无数天才物理学家穷尽毕生智慧去忘我地追寻宇宙万物的基本规律,从而创造出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科学奇迹。的确,物理学家们曾经多次坚信他们已经找到了那个神秘莫测却又充满无限魅力的终极定律。譬如,19世纪后期,物理学家们非常乐观地宣称,宇宙间的一切皆可以按照连续物质的性质予以解释和推断,物理学的天空只剩下微不足道的一点儿乌云了。然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横空出世,粉碎了物理学家的乐观情绪,开启了物理探索的崭新天地。原子结构和不确定性原理的发现,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摧毁了决定论的信念。

 

然而,乐观情绪总是反复出现。1928年,由于英国物理学大师狄拉克发现了电子运动方程,使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马克斯波恩非常自信地告诉一群来自哥廷根大学的访问者:“据我们所知,物理学将在6个月之内结束。”他相信当时所发现的另一个基本粒子---质子---肯定遵从与电子一样的运动方程,这就意味着理论物理学的终结。很快,中子和核力的发现让波恩的预言破产。下一次激动人心的时刻是爱因斯坦宣告可以将物理学的一切定律浓缩为一个“统一场论”,物理学家致力统一自然界几个基本力的工作确实也取得了重大进展。然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本身也是一个基于决定论信念的“经典理论”,无法融合量子力学和不确定性原理(爱因斯坦最著名的格言是:上帝从不掷骰子!),引力与其他自然力无法统一。物理学家再一次意识到,我们离终极定律还有漫漫长路。

 

霍金的《时间简史》,是有史以来最畅销的科普著作之一。全书激荡着那个意志坚强的残疾天才对普适和永恒定律信念的忠贞不渝,对宇宙演化终极规律的不懈追求。当霍金论及“物理学的统一”之时,他满怀信心地说:“在谨慎乐观的基础上,我们可能已经接近于探索自然终极定律的终点。”

 

霍金将决定论的科学观推到极端。他写到:“爱因斯坦曾经问到,在制造宇宙时上帝有多少选择性?如果无边界假设是正确的,在选择初始条件上它就根本没有自由。”初始条件的确定性加上自然定律,意味着我们可以完全准确预测宇宙发生的一切,这当然也包括人类社会,因为人类自身不过是茫茫宇宙之沧海一粟,怎么能够逃脱自然定律的命令和规范?

 

因此,早在17世纪后期和18世纪早期,自然定律的普适性和永恒性,就一直激励着欧洲哲人去追寻人类社会的普遍规律,成就最突出者当属苏格兰启蒙运动的诸位大师。剑桥大学曾经出版一本专著《苏格兰启蒙运动》,详尽说明牛顿科学尤其是著名的力学三定律是苏格兰启蒙哲学家的灵感源泉。斯密和他的老师们坚信人类社会同样存在着与牛顿三定律一样普适和永恒的自然定律,《国富论》的伟大贡献就是发行“看不见的手”原理。斯密为自己的奇妙发现惊喜万分,深信自己已经找到了支配人类经济活动的“自然铁律”。《国富论》因此成为经济学史上最重要的著作,“看不见的手”原理则成为经济学者最根本的精神支柱。有多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宣称:全部经济科学,只是斯密《国富论》和“看不见的手”原理的一系列注脚。

 

决定论和机械论的基本信念塑造了经济学的基本性格,牢牢统治着我们的理论思维和政策模式。其一、人类社会演变有一个确定的方向。“实现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的完美市场制度,欧洲建构主义的理想社会,李嘉图的“完美静态经济体系”,马克思人类社会演变的“五阶段论”,直到20世纪后期所谓的“历史终结论”,皆源自经济学的决定论信念。其二、既然人类经济体系之演化有一个确定的方向,我们就一定能够准确推测人类行为之结果。实证经济学方法论的主旨,就是准确推测经济趋势。弗里德曼的有名论文《实证经济学方法论》,宣称检验经济理论正确性的唯一标准就是预测的精准。事实上,许多经济学者喜欢动辄就以“预言家”自居。其三、数学模型完全支配了经济学,哲学、历史和人文思考退居其次,甚至被完全漠视。1969年创立诺贝尔经济学奖,就是一些人自以为经济学已经获得了与物理学一样的“硬科学”地位,近百位获奖者多数都是数学模型高手和数学家。其四、决定论和机械论思维经过复杂的数学模型,终于蜕变成为市场原教旨主义和有效市场学说,它们将市场描绘成为一架精巧的机器,总是可以自动迈向完美均衡,给人类创造出最大的福利。市场原教旨主义和有效市场假说是过去半个世纪西方经济政策的理论依据,直接催生了货币信贷扩张、资产价格泡沫、全球经济失衡和全球金融危机。

 

  评论这张
 
阅读(13507)|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