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松祚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和副所长 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顾问委员会成员,研究委员会成员 相关链接: www.omfif.org 《环球财经》总编辑

网易考拉推荐
 
 

经济学两种真理的矛盾和统一   

2012-11-16 10:1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学两种真理的矛盾和统一

--反思和重建经济学哲理基础(十一)

 

前面三篇文章,我试图说明经济学真理与自然科学真理有重要不同。自然科学真理是外延真理或逻辑真理,经济学真理则兼具外延真理和内容真理两重属性,是二重性真理。内容真理与外延真理最基本的区别,就是外延真理与我们的主观态度和价值判断毫无关系,内容真理则取决于我们的主观态度和价值判断。

 

外延真理和内容真理之区分,对于我们认识经济学的科学性质和经济政策的局限性,非常重要。经济学者容易走极端,一些人坚持认为经济学的试金石就是预测的精确性,预测不准就毫无用处。每次金融危机之后,总有人宣称自己准确预测了金融危机。另外一些人则完全否认经济学的预测能力,甚至干脆宣称经济学不是一门科学,不值得信赖和尊重。如果我们明白经济学真理和关于人类行为的一切真理,皆具有外延真理和内容真理之二重性,我们就能够发现真理的“中庸之道”。我们只能从概率意义上或大数定理意义上来谈论和验证经济运行规律的准确性和可预测性,因为经济体系之运行不是一个完全客观的自然过程,它本身取决于我们的主观情感和思想信念。当人们的情感、预期和理念改变之后,同样的经济变量之变动(譬如货币供应量之改变)往往会产生完全相反的结果。经济体系之所以会远离古典经济学所描绘的“完美均衡”,之所以会出现狂热、崩盘、危机、衰退、萧条、动荡、停滞、失业等等重要现象,主要就是以为人们的情感和预期突然发生逆转。

 

科学真理或外延真理具有逻辑普遍性,正是因为自然界各个变量之间的因果关系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牛顿三定理和爱因斯坦相对论是否成立,与我们的思想和信心毫无关系。物理学也有著名的“测不准原理”,但那个测不准是粒子世界自身的性质,与人的意志和情感无关。

 

相反,经济体系各个变量之间的因果关系,必定受人类自身之预期、决策、思想、理论、信念、学说、情感、意志、狂热、非理性、羊群效应等等因素之左右,而数学方程式和变量却无法描述这些因素。凯恩斯曾经将上述因素总称为“动物本能”(animal spirits),认为它们才是经济运行变幻莫测的决定力量。迄今为止的所有宏观经济模型,皆明确或暗含地假设上述力量不会改变经济体系各个变量之间的因果关系。譬如,断言通货膨胀与失业率之间有某种替代关系的“菲利普斯曲线模型”,关键假设就是人们存在“货币幻觉”:人们只关心名义工资水平,却不关心(或不完全关心)物价水平的相应变动。一旦货币幻觉消失,人们皆有理性预期,“菲利普斯曲线”就不再成立。

 

预期、决策、信念、理论、思想、学说、情感、意志等等因素,皆能够显著改变、甚至根本颠覆经济体系各个变量之间的因果关系,许多学者都深刻意识到,并试图以此开创新的经济学理论。金融投资大师索罗斯提出著名的“反射”理论(Reflexibility),就是富有启发性的有益探索。我可以举出一个譬喻:假若全球所有人皆希望太阳明天早晨从西边出,太阳也绝对不会顺从人类的痴心妄想,依然还会从东方冉冉升起。然而,假若全球所有投资者皆预期明天股票上涨,并立即采取买入行动,股票必定上涨。预期自我实现是自然宇宙没有的现象,却是经济体系天天发生的现象。

 

内容真理和外延真理之区分,能够帮助我们明白经济学原理和数理模型背后所隐含假设的真正意义。其一、正如“菲利普斯曲线”所揭示的那样,几乎所有经济学原理之成立,皆需给定人的主观态度、心理预期和价值取向。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所熟悉的那些经济学原理,譬如货币中性和货币数量论,理性预期和市场有效性假设,阿罗—德布鲁竞争均衡模型,古典经济学和新古典经济学等等,只是人类经济体系的一个特例(special case)和极端情形。凯恩斯将自己的理论称为通论,认为李嘉图—马歇尔为代表的古典经济学是特例,从方法论上说却有道理。

 

其二、经济理论有两个极端:如果我们假设人类所有的“动物本能”或非理性行为皆不存在和完全消失,人人皆是圣贤,皆具有完全理性、完全信息和完美知识,经济体系之运行就是完全可以预知的现象,经济学原理就具备外延真理或逻辑真理属性,甚至可以被简化为简单的机械原理。如果人人皆堕落为“纯粹动物”,完全非理性、愚昧懵懂、毫无道德意识和理性精神,人类经济行为则会变成完全不可预测的随机行为。当然,对动物行为的研究表明,即使是最低级动物,其行为也具有某种程度的可预测性和规律,除了动物自然属性本身所应该具有的转让规律之外,动物可能也有某种程度的“理性”意识。从最低级动物到万物之灵的人类,本来就是一个连续的完整谱线,不是绝对的两重世界。

 

同样,经济体系的运行规律也可以说是一个完整的谱线。某些规律非常接近外延真理和逻辑真理,非常准确;某些规律则完全取决于人的主观态度,变幻莫测,无法精确量度和推测。我们需要从大历史和大空间角度来观察,才有可能找到经济体系的普遍规律和法则。

经济学真理兼具外延真理和内容真理二重性,是经济学方法论的核心问题。我们以货币数量论(MV=PY)为例,来说明外延真理和内容真理二重性的矛盾和统一。

 

弗里德曼认为货币数量论是经济体系最稳定的因果关系之一,堪与自然科学道理相媲美。他的名言是“通货膨胀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一个货币现象”。弗里德曼和他众多弟子毕生致力于探索货币供应量增长率(the Rate of Monetary Growth)和通货膨胀率(the Rate of Inflation)之间的确定性关系。弗里德曼不否认许多其他变量亦改变通货膨胀率,不过他说:“所有这些变量,只有当它们改变货币供应量增长率,才能对通货膨胀率有持久的影响。”

 

理论上,要使MV=PY成为一个确定的因果关系,最简单的假设就是V(货币流通速度)和Y(真实经济产出)不变,如此一来,货币供应量和通货膨胀之间就是一对一的精确因果关系。

 

稍微深入的假设是:(1)货币供应量是经济体系的外生变量,不是经济体系自身的一个基本性质或经济体系内生决定的变量。(2)货币供应量的变化不影响真实经济变量(产出、就业、技术进步、投资、消费、收入分配,等等),真实经济变量之变动也不影响货币供应量。此乃古典经济学著名的“货币中性”和“货币—真实经济二分法”,也就是李嘉图的著名格言“货币是一层面纱”。经济学习惯上被划分为价格理论和货币理论,前者致力于探讨真实经济体系相对价格的变动规律,后者致力于研究整体物价水平的变动规律或经济周期规律

 

实证结果和经验证据到底如何呢?弗里德曼和施瓦茨合著的《美国货币史》,是货币数量论实证研究的巅峰之作,却并没有发现货币供应量与通胀之间具有“精准”的因果关系。他们最有名的结论是:

 

“货币供应量之变化,既是名义产出(Monetary Income)和价格水平变动之结果,亦是名义产出和价格变动之原因,尽管我们可以肯定:只要货币供应量发生变化,它必将进一步改变名义产出和价格水平。但是,经验证据只能告诉我们一个最一般的结论:即货币供应量与名义产出和价格水平之间是相互影响的双边关系。当然,如果我们观察经济体系的长期变动趋势,或者观察异常显著的经济周期波动,那么,经验证据则相当清晰地表明:货币供应量确实是支配性的力量。然而,经验数据似乎更清楚地证明了以下结论:就经济体系的短期趋势和相对温和的经济周期来说,货币供应量与名义产出和价格水平之间就很难找到确定关系,它们之间难分伯仲,旗鼓相当,实在无法分别究竟是谁支配谁。”

 

这是令人惊异、失望、沮丧的结论!货币供应量和通胀之间,竟然没有精确的因果关系。弗里德曼和施瓦茨上述结论里的“长期”和“短期”,究竟是多长时间呢?至今没有定论。弗里德曼说:“对绝大多数西方国家来说,货币供应量变动大约6--9个月之后,名义产出(Nominal Income,亦即Monetary Income)增速开始出现变化。名义产出增速的变化,首先表现为产出的变动,价格水平几乎不变。”

 

多长时间才能观察到价格水平的变动呢?弗里德曼和施瓦茨的答案是:“名义产出增速出现变化之后的12--18个月,才出现价格水平的变动。也就是说,货币供应量变动大约2年之后,才会出现通胀的变化。短期而言,货币供应量主要影响产出。长期而言,货币供应量则主要影响价格。所谓短期,可能是3--10年;所谓长期,可能是数十年。”

 

上述结论相当模糊,从实际政策角度看,几乎没有具体指导意义。易言之,货币数量论(MV=PY)并非如弗里德曼所断言,是经济体系最稳定的因果关系。只有假设人们具备完全信息和完美知识、不确定性完全不存在之时,货币数量论才是一个完全确定的因果关系,货币中性学说才完全成立。

 

然而,人类不可能具备完美信息和完全知识,不确定性才是生活的常态。不确定性则往往导致人类经济体系的非理性行为,乃至突发神经,陷入“流动性陷阱”。一旦陷入流动性陷阱,货币供应量和通货膨胀之间的关系则完全颠倒过来。货币供应量越多,物价水平越低,通缩越严重。名义利率一降再降,甚至降为名义负利率,通胀亦不见踪影。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和量化宽松之后的全球经济,就是典型的流动性陷阱。

 

流动性陷阱和名义负利率的根源,就是人们的预期和信心突然发生剧烈变化。未来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导致人们的风险偏好极度保守,极度厌恶和担忧风险。这正是凯恩斯《通论》曾经详细讨论的“动物本能”(animal spirits)。预期和信心的逆转,可以完全颠覆数学上看起来非常确定的因果关系,最生动地说明了经济学的内容真理属性:真理的普遍性和确定性,系属于人们的主观态度和心理预期。

 

 

 

 

 

 

 

  评论这张
 
阅读(1501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