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松祚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和副所长 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顾问委员会成员,研究委员会成员 相关链接: www.omfif.org 《环球财经》总编辑

网易考拉推荐
 
 

强有力领导是解决欧债危机的关键  

2011-09-26 09:41: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强有力领导是解决欧债危机的关键

(9月9日发表于《经济观察报》的评论)

 

 

上周与几位资深欧洲金融家和大学教授相聚北京,海阔天空,把酒言欢,说到阴云密布的债务危机,大家一致兴叹:观四海五洲,小小寰球,主要大国都缺乏强有力的领导人,能够为本国和世界指出一条明路,才是债务危机肆虐全球的主要原因。欧洲朋友们毫不客气地说:萨科奇好大喜功,不切实际;默克尔瞻前顾后,魄力不足;卡梅伦眼光短浅,毫无战略;奥巴马夸夸其谈,手足无措;日本首相如走马灯,朝三暮四。。。。。。

 

发达经济体是全球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之源,经济总规模占世界60%以上,却没有解决债务危机和实现经济持续增长的长远大计。各种观点纷纷扬扬,众说乱耳;相关政策自相矛盾,朝令夕改,怎能不令世界人民心慌意乱,忧心忡忡?难怪美国主权信用级别下调,立刻触发全球股灾,几天之内,高达5万亿美元的股市财富就灰飞烟灭。

 

还记得7月12日到伦敦参加一个欧债危机辩论会。反方(反对救助债务危机、主张解散欧元区)主帅是德国联邦工业协会主席汉斯.汉克尔教授(Prof. Hans-Olaf Henkel)。此公曾经是坚定的欧元支持者,如今却变成坚定的欧元怀疑者和反对者。汉克尔教授转变立场的主要原因,也是对欧洲领导人的深深失望。他自述心路历程,让人记忆犹新:“我曾经是欧元的坚定支持者,如今却是欧元的怀疑者和反对者。我对欧元深深失望和悲观,我对欧元区和欧盟领导者深深失望甚至愤怒。”

 

许多欧洲人对汉克尔教授的愤怒深有同感。自从1999年欧元诞生以来,几乎没有一个成员国遵守《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所定下的规则。几乎所有国家都突破了财政赤字占GDP3%和公债规模占GDP60%的红线,欧元区的中流砥柱德国和法国也没有模范遵守规矩,这是非常令人震惊的事实。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欧元区深陷债务危机,原是意料之中事。

 

要命的是,无论是《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还是欧元区其他协议和规则,都没有规定成员国有义务拿钱去救助另外的成员国。欧元区没有所谓的救助条款(Bailout Clause),这是当初欧元设计的一个致命缺陷。债务危机爆发之后,成员国纳税人要出钱救助。法律依据何在?纳税人凭什么同意出钱?所以德国许多纳税人对救助债务危机非常愤怒。8月份,默克尔总理的执政党在地方选举中连连失利,九月份,默克尔自己的总理宝座将要经受考验。尽管9月7日德国宪法院裁定德国救助债务危机合法,却要求未来每一笔救助都要经过议会同意,政府和总理要临机决断、快速行动完全不可能了,这对于挽救瞬息万变的金融危机,绝对不是好消息。令人难堪和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希腊人却并不领德国人的情。根据一些民意调查结果,希腊债务危机爆发以来,德国人竟然成为希腊民众最憎恨的人!

 

根基未稳就盲目扩张,是欧元区领导人犯下的又一个致命错误。老实说,希腊根本就没有资格加入欧元区。2000年之后,为了鼓励希腊加入欧元区,欧元区领导人竟然容忍希腊政府操纵数据、制造假账。如今自食恶果,好一似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时至今日,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确实已经演变为欧元危机,已经有许多人在公开谈论让希腊退出欧元区。欧元是生存还是毁灭,的确已经成为一个问题。我一直是欧元乐观派。然而,看到当今欧元区主要领导人毫无魄力和战略,我也慢慢变成谨慎乐观派了。

 

毋庸置疑,欧元区本身的设计确实有重大缺陷,也没有任何退出机制和惩罚机制。欧元区各国经济增长率差异如此巨大,通胀水平非常不同,经济政治政策哲学各异,文化心理差异亦有天壤之别,实施一刀切的货币政策确实会产生许多问题。错误的机制设计,加上欧元诞生后各国都不严格遵守规矩,让国际金融市场形成严重错觉,以为希腊债券和德国债券一样优良、一样安全。

 

我们都记得,债务危机爆发之前,象希腊这些国家的债券收益率竟然和德国不想上下,如果不是同处单一货币区,国际投资者会讲希腊债务风险与德国债券等量齐观吗?单一货币区确实产生了搭便车、吃免费午餐的行为。然而真理会自我坚持,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至少没有永远免费的午餐。真相终于大白,欧洲领导人和民众目瞪口呆!手忙脚乱!

 

债务危机爆发之后,欧元区主要领导人接连犯错,充分显示他们缺乏高瞻远瞩的战略思维。其一、他(她)们对债务危机的严重性缺乏清晰的预判,其实是严重低估了危机。2010年债务危机初露端倪,默克尔和萨科奇似乎没当一回事儿,迟迟不愿意开会研究救助方案。拖了差不多半年之后,据说还是在美国总统奥巴马电话催促之下,默克尔才同意推出7500亿欧元的救助计划。原本以为万事大吉,市场人士也长舒一口气,谁知好景不长,债务风波再起。其二、他们没有针对危机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形尤其是最严重的情形,做好相应的解决预案。相反,他们采取的是临时抱佛脚、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法。没有救助危机的明确路线图,市场信心就难以稳定。市场信心一旦丧失,本来只需要数千亿欧元救助资金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到头来就可能需要上万亿乃至数万亿欧元!其三、他们没有深刻认识到,欧债危机是欧洲多少年来的福利社会制度、产业竞争力相对下降、全球化竞争愈演愈烈、人口老化、经济制度僵化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单靠紧缩财政和释放货币,只是治标却不能治本。其四、他们没有与人民很好地沟通,没有凝聚起足够的民心和民意,让人民明白,要真正摆脱高额财政赤字和严重债务危机,需要全体人民勒紧裤袋,降低工资福利和生活水平,同舟共济。

 

可喜的是,默克尔总理最近的讲话有了重大转变,她开始大声疾呼,要解决债务危机,就需要从根本上反思各国经济制度上的结构性缺陷,需要彻底反思债务危机之根源,需要采取长期的战略和政策。

 

没有正确的思想,就不可能有正确的行动。挽救欧洲债务危机(其实包括任何金融危机)的关键不是金钱,而是正确的思想和强有力的领导

  评论这张
 
阅读(521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