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松祚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和副所长 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顾问委员会成员,研究委员会成员 相关链接: www.omfif.org 《环球财经》总编辑

网易考拉推荐
 
 

古堡论剑 再辩欧元(之二)  

2010-08-02 15:1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堡论剑  再辩欧元(之二)

 

 2010年圣塔科伦坡国际货币圆桌会议的主题是: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蒙代尔亲自为两天会议拟定8个分议题。(1)旷日持久的全球金融危机;(2)欧洲债务危机:欧元区和欧盟之改革;(3)国际汇率体系:新危机是否即将爆发?(4)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金融监管改革?(5)国际储备货币和SDRs之前景;(6)美元和欧元:两大货币汇率可以协调和稳定吗?(7)重新思考国际储备货币之功能:全球货币之锚和统一的计价单位;(8)世界货币体系之前景。 

7月9日与会代表报到并共进晚餐。餐前寒暄问候之时,大家拿到会议的详细议程。纽约社会科学新学院的资深教授Edward Nell扫过一眼,回头对我说:“你看,地道的蒙代尔式问题,单刀直入,绝不含糊。你要没有答案,最好不要大放厥词,免得引火烧身!鲍勃会一直问到你无话可说。”我哈哈大笑:“早就领教过他的风格和厉害了。我担心的是自己抢不到发言的机会。” 

酒过三巡,我细心数了数参会人员,议程上有的都如约而至,包括法国前财长、现任 CNP保险集团主席Edmond Alphandery;前以色列中央银行行长、现任摩根大通国际   主席Jacob Frankel;前墨西哥中央银行行长,现任墨西哥大学教授Guillermo Ortiz;法国现任中央银行副行长Jean Pierre Landau;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部资深副主管Miranda Xafa 女士;哈佛大学著名教授、美国资深国际金融战略家理查德.科伯(Richard Cooper),等等多位重量级国际经济学者和政策专家。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捷克现任总统Vaclav Klaus(曾经长期担任财长,亦是有名的经济学者),保镖加助手共8人参加晚餐。贵为总统,日理万机,还抽出时间来参加神仙会议,据说主要是想来听取与会者对欧元前景的看法。捷克不是欧元区成员国,是否加入欧元是捷克政治经济政策的重要课题。 

今年年初希腊债务危机恶化以来,欧债和欧元几乎成为所有国际金融货币会议两个最热门的关键词。10天前(7月1-2日),欧元50集团(Euro 50 Group)召开佛罗伦萨会议,参与者多达80人,主题是“动荡年代的欧元前景”。好些与会者先跑到佛罗伦萨辩论欧元,然后到欧洲畅游几天,再赴蒙代尔古堡继续畅谈。佛罗伦萨会议上,大家吵成一锅粥,争得脸红脖子粗,激烈程度我很少见过。古堡论剑,再辩欧元,大家还能有什么新见解?我满怀期待。 

会议进展出乎所有人预料。7月10日早晨会议的议题本来是讨论全球金融危机是否已经结束,金融危机对各国经济影响究竟有多么严重,初露头角的经济复苏是否可以持续。然而,讨论不到20分钟,焦点就对准欧元。唱衰欧元和唱好欧元的两派人马摆开阵势,激战三百回合,互不相让,不分胜负。唱衰派的领军人物是捷克总统Vaclav Klaus,大将包括英国”China Oxford Scholarship Fund”的主席Timothy Beardson。哥伦比亚大学“资本主义和社会研究中心”主任Peter Jungen。唱好派的领军人物是蒙代尔,大将有法国前财长Edmond Alphandery;现任法国中央银行副行长 Jean Pierre Landau;法国财政部副部级高官Anne Epaulard;重建布雷顿森林委员会主席Marc Uzan。一时间你来我往,风云激荡,天昏地暗,真正杀得是个个面红耳赤,唾沫横飞。旁观者没有插嘴多舌的余地,只好阵前观战,伺机出击。 

欧元唱衰派的主要论点是:(1)欧元压根儿就不应该产生。它没有任何经济基础,纯粹是一个政治工程,是政治家一意孤行的产物。欧元区并不满足蒙代尔意义上的“最优货币区”条件。(2)欧元区没有任何退出和惩罚机制。好些国家对加入欧元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以为加入欧元就迟到了免费午餐。于是放弃了原本应该进行的结构性改革,财政约束大大放松。酿成今天的欧债危机和欧元危机。(3)欧元启动之后,欧元区财政政策协调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各国自行其是,欧盟没有权威,协调不了各国财政经济政策。遇到希腊债务危机,各国相互观望拖延,危机愈演愈烈。 

欧元唱好派的主要论点是:(1)欧元从一开始就是巨大成功,它一启动就是世界第二大重要货币。没有欧元,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对欧洲各国的冲击肯定更加严重。欧元是当今国际货币体系重要的稳定力量。全世界都因此受益。(2)欧元诞生之后,欧元区各国贸易经济整合程度大幅度提升,从而有效促进了欧元区内部的产业分工和升级,加速了贸易、资本和人员流动。货币整合确实有助于经济金融整合。(3)欧元诞生大大提升了欧元区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的国际竞争力。譬如2006年美国财长鲍尔森上任伊始,就大声疾呼美国加快金融改革,以应对欧元区金融市场的竞争,从一个侧面验证了欧元区资本市场具有很强的国际竞争力。单一货币欧元是主要推动力量。

 上午会议很快结束,我只在会议刚开始时,抢到3分钟发言机会,言不尽意,心有不甘。兴味盎然地观看两派激战,几乎到了情绪化的程度,却将真正苦难而重要的问题抛到了脑后,心中顿时暗喜:且看我如何将两派全部杀下马来! 

下午会议刚一开锣,我就迫不及待抢先发难。会议主席蒙代尔见我频频举手,就准许我多讲几句。 

我说:“讨论欧元,我是一个旁观者。中国有句俗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最近多次参加有关欧元的会议,以虚心学习的态度,希望多知道一点儿欧元的事情,听听欧洲朋友们如何理解和认识欧元,如何展望欧元前景。遗憾的是,我是越听越糊涂,越听越迷茫。然而,我想,评价一个货币是否成功,总应该有一些客观标准,不能依靠主观判断。一个货币是否能够成为重要的国际储备货币,应该有一些客观标准,不是凭某些个人主观愿望就可以实现的。上午几位学者说欧元是一个百分百的纯粹政治工程,经济上毫无必要,纯属几个政治家的主观推动,我实在难以苟同。我想我们今天辩论欧元,有两个基本问题需要首先回答清楚:第一、欧元诞生至今10余年来,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欧洲朋友们有没有具体客观的数据和指标来评估欧元10余年的表现?经济学要讲证据,讲实证,讲效果。只有清楚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讨论其他问题才有一个正确基点,否则都是一厢情愿的主观臆断。第二、希腊债务危机或欧债危机就是欧元危机吗?二者可以划等号吗?是一回事吗?最近参加几次会议,我听来听去,许多人都将二者混为一谈。这是一个需要彻底澄清的问题。我不认为希腊债务危机或欧债危机就简单等同欧元危机。不幸的是,许多国家的媒体报道和评论,包括一些中国媒体的报道和评论,总是将二者划等号,说希腊债务危机或欧债危机意味着欧元要崩溃,要垮台。欧洲朋友们确实需要从理论和实证上将债务危机和货币危机区别清楚。” 

我接着说:“上述两个问题既有重要理论意义,也有重要实际价值。亚洲各国包括中国在内,都在致力于区域货币合作和金融合作,也有人提出亚洲区域货币或亚洲单一货币设想。我们非常希望知道,欧元模式哪些方面可以为亚洲各国所借鉴。如果客观数据证明欧元不成功,或者从经济上看一无是处,很多人对于区域货币合作的前景就要深表怀疑。我衷心希望欧洲朋友们能够给我们以明确的答案。” 

我话音刚落,坐在对面的捷克总统向我点头微笑,意思是我的问题击中了要害。等不及蒙代尔指定发言顺序,唱衰派和唱好派立刻又展开更剧烈争论。捷克总统Vaclav Klaus单刀直入,以四方面指标证明欧元不成功。(1)欧元诞生之后10年,是欧元区经济增长表现最差的10年,平均年增速不到2%。二战之后,欧元区经济平均年增速从来没有低于4%。有人说2001-2006年是二战之后全球经济最美好的5年,欧元区却完全不是。(2)财政状况极度恶化。欧元诞生之后,欧元区没有那个国家的财政指标严格遵守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规定。财政赤字与GDP之比、债务总额与GDP之比,都突破了3%和60%的界限,连德国也不例外。(3)欧元区整体竞争力下降。上午Jacob Frankel给出数据,说欧元诞生10年来,欧元区整体经济竞争力削弱幅度高达28%,这是惊人的事实,表明欧元单一货币对竞争活力和创新动力都有制约。(4)欧元并非国际货币体系稳定器。欧元诞生后最初几年,全球经济总体向好,欧元表现不错。一遇到2007年和2008年金融危机,立刻就风雨飘摇,各种问题都暴露出来。毫无疑问,希腊债务危机就是欧元的危机。 

捷克总统的四大证据让我都惊出一身冷汗。这可是刀刀见血,毫不留情。要反驳他真不容易。 

坐在他右手边的法国前财长Edmond Alphandery曾经为欧元区创立立下过汗马功劳,怎能容忍他人如此贬低欧元!?没有等Vaclav Klaus把话说完,他就开始大声反驳。(1)10年来,欧元区经济增长表现没有您说的那么差。欧元诞生后各国经济增长强劲。只是2007年金融危机以来,好些国家出现负增长,才将整体平均增速拉下来。金融危机导致负增长,也并非欧元区独有的现象。(2)欧元诞生之前,许多国家财政政策约束更差,财政赤字与GDP之比、债务总额与GDP之比例很高。欧元诞生后有了约束机制,各国财政状况总体得到改善,不是恶化。(3)我不认为欧元区经济竞争力大幅度下降,相关的数据如何得到的我不清楚。但我自己的观察,欧元区经济依然充满活力,尤其是德国和法国的经济。上午有朋友提到人均风险投资和创业投资的数额,欧元区很高,甚至是全球最高的。这很能说明问题。(4)希腊债务危机并不等同于欧元危机。历史上许多国家都出现过债务危机,他们的货币并没有崩溃。我们怎么能够将希腊债务危机与欧元危机划等号呢?中国朋友的问题提得很好。我们确实需要澄清。债务危机绝不意味着欧元危机。相反,我想告诉朋友们。一个货币是否成功,有一个关键指标,那就是它被接受、被使用、被交易和流通的范围。欧元诞生10年来,它的流通范围和流通量迅速上升,周边国家和世界许多国家都使用欧元作为重要国际储备货币。我想捷克也不例外吧(他望着捷克总统说)!金融危机以来,欧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并没有削弱。怎么能说欧元对美元汇率下降就是危机?这不过是市场的过度反应,包括投机炒作。 

两人发言之后,大家争先恐后,各抒己见。下午会议火药味和情绪化十足。蒙代尔几次反问Vaclav Klaus:譬如美国加州或纽约州出现债务危机或财政危机,我们能够说那就是美元危机吗?Vaclav Klaus表情严肃,沉默许久,崩出一句话:反正捷克不打算加入欧元区,至少现在不会!

  评论这张
 
阅读(332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