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松祚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和副所长 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顾问委员会成员,研究委员会成员 相关链接: www.omfif.org 《环球财经》总编辑

网易考拉推荐
 
 

欧元真的会崩溃吗?  

2010-03-15 10:34: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元真的会崩溃吗?

 

2月28日—3月4日,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fficial Monetary an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Forum, OMFIF)召开创始年会,我作为该机构顾问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成员,应邀与会。主人是大名鼎鼎的德意志联邦银行(Deutsche Bundesbank, 曾经是世界上最受尊重的中央银行之一,现在是欧洲中央银行系统成员),地点自然是欧洲金融中心法兰克福。与会者多数是欧洲各国中央银行行长和主权财富基金掌门人,英格兰银行、爱尔兰银行、印度央行、马来西亚央行以及非洲多个央行皆有高官应邀出席,旨在共同研讨全球金融危机对金融监管和主权财富基金管理之挑战和应对。

 

时机真是凑巧,恰好撞上希腊债务危机最热闹的一周,各种消息漫天飞舞,大字标题触目惊心,外交斡旋夜以继日,希腊政府一日三会,对冲基金杀声震天,欧元走势江河日下。我看出好些人都想多知道一点儿关于希腊债务危机和欧元前景的“内幕消息”,自己也满怀期待。3月2日下午会议主讲人是德国联邦银行行长Alel Weber教授,3月3日上午会议主讲人是欧洲中央银行副行长和葡萄牙中央银行行长Victor Contancio先生,毫无疑问是如假包换的“内幕人士”。当他们开腔发言时,听众无不凝神静气。主持人有言在先,是闭门会议,没有记者在场,大家可以畅所欲言。失望又奇怪的是:二人绝口不提欧元那档子事儿,其他央行高官一如既往,对欧元三缄其口,只字不提。2日晚宴时,我问德国最大资产管理银行DZ Bank的全球资本市场负责人Scheidig先生:“为什么不谈谈希腊债务危机和欧元的前景呢?”他说:“大家觉得不值一谈!”

 

Scheidig的答案似乎是欧洲人尤其德国人的“共识”:希腊债务危机不足以对欧元伤筋动骨!3月1日出席英国—德国商会之午餐会,我坦率询问多位知名企业家和金融家对欧元的判断,他们几乎异口同声且斩钉截铁:欧元没有问题!荷兰ING集团前任总裁甚至对我说:欧元不会因为希腊债务危机受到削弱,反而会越来越强大,暂时贬值无伤大雅!

 

我想他们用不着对一个书生耍“外交辞令”吧。会场之外数天的坦率交流,我得到异常清晰的印象:欧洲人尤其是德国人对欧元充满信心,乐观非常,与外间有关欧元的各种揣测、担忧、预言甚至建言简直判若天壤。看看同期美国《华尔街日报》和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和评论,还有世界其他各地的纷纷议论,有说欧元可能崩溃,有说欧元即将崩溃,还有人干脆建议希腊暂时退出欧元(退出欧元的建议还扩展到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市场,为何产生如此天壤悬隔之判断?欧元到底会不会崩溃?是前途光明还是前路茫茫?是有趣的问题,亦是不简单的问题。

谁都承认:1999年欧元诞生,实乃人类货币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之一,亦是古老欧洲大陆历史上最辉煌最伟大的故事之一。可不是吗?欧元刚一诞生,立刻成为世界第二大货币。欧元区拥有足以与美元抗衡的经济规模(欧元区GDP占全球五分之一强,与美国相若)、工业能力、技术基础和市场规模(欧元区人口达3.2亿,超过美国);它极大地降低了欧元区内部资本、人力、商品流通的成本,瞬间提升区域经济整合制度;位于法兰克福的欧洲中央银行迅速崛起成为全球第二大最具权势的中央银行;欧元区拥有全球七大经济体的三个(德国、法国和意大利),涵盖了发展程度差别很大经济体:从富裕强大的德法到相对弱小欠发达的希腊、西班牙和斯洛文尼亚;它具有无限广阔的扩张前景,27个欧盟成员国皆有可能加入欧元区(甚至包括雄极一时的英镑),欧盟周边许多国家业已将货币与欧元挂钩。没有人能够完全否认这种可能性:有朝一日,欧元取代美元成为全球第一大货币。

 

我以为欧元之成功还有一层深远的重大意义,却少为人提及,那就是在浮动汇率似乎逐渐成为世界潮流之时代,欧元反其道而行之,成为支持固定汇率之中流砥柱,亦可能成为未来真正世界货币之先驱。事实上,欧洲领袖们为创建欧元矢志不渝,重要原因就是要消除欧洲内部的“浮动汇率之害”。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崩溃,客观上加快了欧元创始之步伐。“欧元之父”蒙代尔所说得好:“欧元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示范作用,它改变了人们对浮动汇率和货币区的思维方式。要知道,过去数十年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美国一直不遗余力地向世界各国游说汇率不稳定的重要性,鼓吹不让汇率浮动就会带来什么灾难。可是欧元从天而降,将汇率浮动连根拔起。如果欧元适合世界上最发达的十多个国家,为什么就不适合世界其他国家?如果取消各国货币对整个欧洲有利,为什么世界其他国家这样做就不利?”

 

当然,反对、嘲讽、警告欧元乃至幸灾乐祸之声音,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每当欧元区有重大事件出现,总有人立刻“唱衰”欧元,或者干脆宣称欧元即将崩溃。英美一些重量级的经济学者充当了“唱衰派”或“崩溃派”的急先锋。君不知,1999年欧元诞生前夕,《华尔街日报》发表美国学界大佬马丁.菲尔德斯坦的文章,标题绝对耸人听闻:“欧元必将再次将欧洲拖入战争漩涡”。此君曾经担任里根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现任美国国民经济研究局主席,影响非同小可。他算得上是唱衰欧元的第一把手。近几年炙手可热的克鲁格曼,亦是坚定的欧元唱衰派。时值希腊债务危机如火如荼,据说克氏正在为欧元设计退出机制,至少他多次呼吁欧元区要有退出机制。

 

英美学界唱衰欧元,我以为原因主要有二。其一、英美主流经济学秉持完全错误的货币理论和汇率理论,浮动汇率早已成为他们的金科玉律或“宗教般信条”,欧元断然否决浮动汇率,他们怎能心甘?欧元若轰然垮台,恰好可以“证实”他们的浮动学说。马丁和克氏皆是浮动汇率最有力的鼓吹者。浮动汇率怎么会成为英美主流经济学之基本信念?经济思想史学家大有文章可做。其二、美国政经界精英不愿意看到有一个货币真正挑战美元霸权地位。加州伯克利大学国际货币专家Barry Eichengreen 2009年秋季号《外交》杂志之文章“美元悖论”,说得明确:“欧元创生的第一动机,就是以欧洲货币取代美元。”战略家布热津斯基亦多次说过:美元是美国全球战略最重要的支柱之一。

 

纵观世界,我们衷心希望一个多元化的国际货币体系,一个汇率稳定的国际货币体系,一个国际资本流动正常有序的国际货币体系,一个鼓励真实经济创新发展,避免资产价格泡沫大起大落的国际货币体系,一个有利于资金和资源流向发展中国家的国际货币体系。站在这个制高点上,我们才能深刻理解欧元成功的重大深远价值;站在这个制高点上,我们就不会对欧元区的风吹草动幸灾乐祸,我们就应该旗帜鲜明地欢呼欧元的成功,关心她,鼓励她,支持她。

  评论这张
 
阅读(248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