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松祚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和副所长 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顾问委员会成员,研究委员会成员 相关链接: www.omfif.org 《环球财经》总编辑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正站在一个新的十字路口  

2009-07-03 12:57: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正站在一个新的十字路口

---对全球经济的基本判断

 

1922年11月,凯恩斯为协调处理德国战争赔款问题访问柏林,期间与物理学大师普朗克把酒言欢。普朗克告诉凯恩斯:自己年轻时原本立志成为经济学家,很快发现经济学太难而改行研究物理学!后来,凯恩斯在纪念马歇尔的著名文章里专门解释普朗克所谓“经济学太难”究竟是何意:“象普朗克这样的天才,只需要几天就可以完全掌握全部数理经济学。其实普朗克想说的是,经济学不象物理学那样精确。经济学者需要借助直觉来做出判断,需要掌握大量事实,更重要的是,经济学者需要探究或感受到复杂事实所蕴藏的真正含义。相反,物理学大师的主要天赋是想象力。对于富裕想象力的天才来说,经济学似乎显得极其困难。”

 

每当我开始思考通胀通缩或复苏衰退问题之时,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到凯恩斯和普朗克之间意味深长的故事。可不是吗?通胀通缩、复苏衰退是关乎人类经济运行和个人福利最重大的问题之一。然而,就是对于如此重大的理论和政策课题,经济学者的确很少达成一致意见。

 

是的,此时此刻,我们到底如何判断全球经济(或中国经济)?全球经济到底已经开始复苏还是会继续衰退?股市和大宗商品价格是会继续上涨,还是很快就要掉头向下?这些重大问题,再次成为全球辩论的焦点。

 

6月10日,央视二套《经济半小时》节目解读刚刚公布的CPI数据,核心问题是:就目前中国经济而言,通胀风险大还是通缩风险大?节目提及六个学者,观点截然分成两派:蒙代尔、胡祖六和宋国青认为通货收缩是主要风险,向松祚、谢国忠和许小年则担忧通货膨胀。相关媒体对其他经济学者的访问亦是众说纷纭。

 

地球另一边正在演义相同故事。美国一位普通百姓发表公开信询问经济学者:告诉我吧,亲爱的经济学家,我们到底是要准备通胀还是通缩?美国将要成为日本还是津巴布韦?英国《经济学家》杂志专文讨论此公开询问,结论是:尽管美联储和各国央行无所顾忌任由货币和信贷扩张,当前人类的主要风险不是通胀而是通缩。5月4日《纽约时报》的评论版,赫然同时刊载梅泽(Alan H.Meltzer)和克鲁格曼的文章。前者非常肯定美国即将出现类似1970年代的通货膨胀或“滞胀”,后者则肯定美国将步日本后尘,深陷通货收缩难以自拔。

 

梅泽是大名鼎鼎的货币理论大师,以治学严谨驰名当代,功底和贡献绝不在弗里德曼之下。

如此肯定之判断出自大师梅泽之口,不可能不令人思虑再三。克鲁格曼是2008年诺奖得主,炙手可热,断言通缩亦非信口雌黄。两位大师意见竟然水火不容,凡夫俗子岂不心乱神迷、如坠五里云雾?

 

谁也不是神仙。然而,站在此时此刻,对全球经济到底怎么看呢?先看几组数据。过去一年来,全球主要政府决定的财政刺激措施总额超过12万亿美元,其中美国一家就超过11万亿美元(包括各种税收减免、银行体系损失担保和直接经济刺激计划,目前支出额接近2.5万亿美元),其他主要国家的直接财政刺激规模分别是:中国6000亿美元,俄罗斯2900亿美元,英国1470亿美元,日本1550亿美元;过去一年来,全球中央银行基础货币供应量之增长已经超过5万亿美元,其中美联储资产就净增加2.3万亿美元。小小寰球,就那么一点儿地方,如何经受天泄洪水般的财政刺激和货币扩张呢?

 

于是就有了如下奇观。(1)今年以来,全球股市齐步快跑,发达国家股市持续反弹,发展中国家股市一路高歌。乌克兰涨125%,越南涨116%,印尼涨76%,印度涨87%,中国涨55%,巴西涨50%,俄罗斯涨72%;(2)大宗商品价格节节攀升,势不可挡,原油涨113%,铜90%,银59%,玉米45%;(3)与此形成鲜明对照,实体经济却依然萎靡,主要发达经济体全部负增长,欧元区和日本经济下滑尤其严重,发展中经济体稍有起色,却难以支撑全球实体经济复苏。

 

问题就来了。实体经济如此萎靡,大宗商品价格和股市为什么如此辉煌?纵观全球,有一种解释是:实体经济已经企稳并开始复苏,股市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是实体复苏的先导指数。我不认同这个解释。个人之见,解释当代全球经济体系,我们难以再依赖教科书上的总供给和总需求模型(或者凯恩斯式的IS—LM模型)。过去40年来,全球经济体系最重大的变革是虚拟经济之膨胀远超实体经济(背后则是美元霸权体系所诱发的全球货币信用大扩张和金融资产价格的惊天大泡沫)。顺便说一句:6月10号,炙手可热的克鲁格曼到伦敦经济学院发表“罗宾斯纪念演说”,他声称:过去30年来的宏观经济学,说得好听一点,是毫无用处;说得难听一点,是贻害无穷!全球金融危机同时也是西方经济学或盎格鲁--撒克逊经济学的重大危机。

 

 

我曾经提出一个“货币信用—实体经济—虚拟经济”模型来解释当代全球经济。依照这个基本分析架构,我对目前全球经济有如下几个基本判断:

 

 

(1)       全球经济(也包括中国)已经再次陷入“真实经济和虚拟经济严重背离”之困境。大宗商品和股市上涨完全是货币信用流入虚拟经济所致。全球财政赤字和货币扩张所制造的信用滔滔洪水,相当部分流入虚拟经济体系,遂刺激虚拟经济持续攀升,实体经济却持续萎靡。

(2)       虚拟经济之高涨推高大宗商品价格,大幅度提升预期通胀率,反过来遏制实体经济复苏。全球实体经济复苏时间将相当漫长。发达国家经济体尤其如此。

(3)       财政刺激和货币扩张所创造的信用,已经有相当部分以“热钱”形式流入发展中国家之资产市场,加剧发展中国家“真实经济与虚拟经济背离”之局面。发展中国家之货币政策将面临异常复杂局面。

(4)       全球经济陷入“滞胀”之风险不容低估。信用扩张首先刺激虚拟经济复苏,推高通货膨胀预期,市场利率(名义利率)持续下降(信用获取成本下降),真实利率亦开始下降。投机性需求之高涨和真实需求之萎靡却形成严重背离,尽管市场利率持续下降,真实经济依然下滑。

(5)       假若信用继续大幅度扩张并持续流入虚拟经济,预期通货膨胀率亦将持续上升,并将始终在高位运行。预期通货膨胀率持续上升、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信用不能大幅度流入真实经济(由于真实需求始终萎靡),将进一步打击真实经济。“滞胀”之本质,乃是真实经济和虚拟经济严重背离,是投机性需求和真实需求之严重背离。走出“滞胀”困境之药方,就是通过大幅度减税、财政转移支付、促进就业、改革收入分配,来刺激真实需求(说得极端一点,与其将天文数字般的信用给那些极易获得信用的富裕阶层、大企业、大金融机构,倒不如通过各种途径,将钱送到数以亿计的普罗大众手中)。

 

  评论这张
 
阅读(6318)|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